「上海期货配资」巴菲特2020年股东信盘点:这一回又透漏了什么投

在刚才过去的这个周末,“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发表了一年一度的致股东信,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也同时公布2019年财报。

去年法国标普500下跌31.5%,而伯克希尔·哈撒韦却跑输了20.5个百分点,仅下降11%。全球投资者都在等待信投股票配资平台,巴菲特将在最新的致股东公开信中探讨这一年的得与失。

那么,即将迎来90岁祝寿的“股神”这一回说了些哪些?为何手持巨量现金?如何看待股市?看好什么行业?谁将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接班人?让我们一起瞧瞧“股神”如何运筹帷幄。

☆旗下公司股票持仓估值2480亿美元

依照惯例,巴菲特这封信的第一页是伯克希尔业绩与标普500指数表现的对比,2019年伯克希尔每股帐面价值的增速是11%,而标普500指数的增速为31.5%,公司业绩增速急剧落后于标普500指数。但是,对比伯克希尔5500多亿美元的估值来看,伯克希尔投入到股市的投资组合仅为2480亿元,不足一半,这一部分股票的浮盈十分巨大。

在现金储备方面,伯克希尔·哈撒韦第四季度现金储备为1279亿美元,略高于三季度的历史最高点1280亿美元。在公司净利润方面,2019年全年归属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的净利润814.17亿美元(约5720亿人民币)——相当于每晚净挣15.6亿元人民币,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净利润为40.21亿美元。当然,伯克希尔继续不分红。

据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布的最新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底,公司持有股票总市值2480.27亿美元,建仓迄今赢利125%。公司前五大持仓中,绝对利润都超过100亿美元,而且利润比列也均超过100%。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十大重仓股依次为苹果、美国银行、可口可乐、美国运通、富国银行、美国合众银行、摩根大通、穆迪、达美航空和纽约银行梅隆公司。

目前,苹果一直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第一大重仓股。该公司共持有250866566股苹果流通股,占该公司总流通股本的5.7%,持仓成本为352.87亿美元。截至2019年年末,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的苹果股票市值已达到736.67亿美元,盈利达到383.8亿美元。

☆股票的力量是常年的

巴菲特依然相信,如果利率和企业税率保持在高位,股票的表现将继续优于转债。他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持的股票整体上会带来巨大的利润。尽管这是以一种不可预测和极不规律的形式。截至2019年底,伯克希尔持有的最多股票包括苹果公司、美国银行和美国运通公司等。他重申了自己对“顺风英国”的信念,但也对股市的波动和这些过度借债的人表示了一丝慎重。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表示,我从来不喜欢玩预测利率的游戏,因为我们不知道未来一年、十年或三十年里利率的平均值是多少。我们也许有些偏见地觉得,在这个话题上发表意见的权威人士,恰恰是通过这些行为,透露出的更多的是和她们自己有关的信息信投股票配资平台,而不是关于未来的信息。

巴菲特表示,股价可能发生任何变化。偶尔,市场会出现大的跌幅,幅度可能达到50%甚至更大。但结合日本的良好前景和复利奇迹,对这些不外借资金炒股并能挺好控制情绪的人,股票将是更好的常年投资选择。

☆收购如同离婚

在致股东信中,巴菲特将竞购称作离婚:“收购公司就像离婚。当然,婚姻都是从美好的婚宴开始的,可是后来,现实就和婚后的期盼大相径庭。有的婚姻比婚后双方希望的更美满,也有的很快就让双方的幻想破灭。”

巴菲特觉得,把这种情况用在企业竞购中,买家常常会意外地碰上不愉快的结盟。在企业竞购的“求婚”过程中,买家也很容易想入非非。巴菲特称,用婚姻来比喻竞购,伯克希尔·哈撒韦往年的这些“婚姻”大部分还是可以接受,所有的竞购交易对象都对她们很久以前做的决定倍感满意。但也不少“婚姻”让人很快对“求婚”时的看法形成了怀疑。

☆仍找不到心仪的“大象”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再度指出了投资及竞购的标准:“首先,它们必须从净有形资本的运营中获得良好回报。其次,它们必须由能干而诚实的管理者管理。最后,它们必须以合理的价钱转让。”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暗示,仍然找不到他心仪的“大象”。去年此时,巴菲特也曾表示,他正在寻觅“大象级”收购,但是价钱过低制止了他进行大笔交易。

“发现这样的企业,我们的首选是100%买下它们。但是,拥有我们所须要的小型竞购机会十分少。更常见的情况是,变化无常的股市为我们提供了机会,让我们可以在符合我们标准的上市公司中建仓非控股头寸。”

☆巴菲特眼里的风险

巴菲特给股东的信中,披露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目前面临的几大风险:

公司投资决策和资本配置依赖少数关键人物;需要合格人员管理和经营各类业务;投资异常集中于股票,公允价值波动大;竞争和科技可能会侵蚀公司特许经营业务,并造成收入下降;一般经济状况的恶化可能会大大增加公司的经营利润,并损害公司以合理成本步入资本市场的能力;恐怖行为可能会损害公司经营业务;监管变化可能会对公司未来的经营结果形成不利影响;网络安全风险。

☆不会抛售伯克希尔股票

在股东信中,巴菲特反复指出,自己和芒格都不会抛售伯克希尔的股票。

“芒格家族持有的伯克希尔股票规模股票配资,远超过该家族的其他投资;我高达99%的净身家靠的是伯克希尔股票。我从来没有卖过伯克希尔股票,以后也不准备如此做。”巴菲特表示,除了慈善义卖和送人小礼物之外,唯一一次动过伯克希尔股票,是在1980年。当年,他和其他被选出的伯克希尔股东们,用伯克希尔的一些股票换了伊利诺斯州一家交行的股票。

“今天,我在遗赠中早已明晰指明了执行人以及在遗赠关掉后接替她们管理我的遗产的受托人,不要转让伯克希尔股票。”巴菲特在股东信中写道,“根据我的遗赠,执行人以及受托人每年会将我的一部分蓝筹股转换成红筹股,然后将红筹股分发给不同的基金会。这些基金会将被要求迅速分配所获得的捐助。总的来说,据我计算,在我逝世12年到15年后我所持有的伯克希尔股票会步入市场。”

“我本人倍感安心的是,在处置期内,伯克希尔的股票将可提供一种安全的、有回报的投资。”巴菲特说。

☆对“后巴菲特时代”十分豁达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两位掌舵人巴菲特和芒格均已超过90岁高龄,“伯克希尔的股东们毋须恐惧:你的公司已经为我们的离开做好了百分百的打算。”巴菲特在信中这样说。

对于这么豁达的缘由,巴菲特表示有五点。

第一股票配资,伯克希尔的资产布署在各种各样的全资或部份拥有的企业头上,这些企业的资本回报率太吸引人。

第二,伯克希尔将旗下所控制业务定位在一个单一实体,这种现况赋于了该公司一些重要且持久的经济优势。

第三,伯克希尔将一如既往地以一种可使本公司抵御极端外部冲击的形式来管理财务事务。

第四,我们拥有经验丰富且忠心耿耿的顶级经理人。对于她们来说,管理伯克希尔远远不止是一份高薪和/或有威望的工作。

第五,伯克希尔的董事们仍然专注于股东的福利,以及培植一种在超大型企业中太罕见的文化。

☆股神接班人呼之欲出?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确认,2020年度巴菲特股东大会将于5月2日举办股票配资,两名副手Ajit Jain和Greg Abel将在会上有更多的爆光机会。巴菲特在股东信中称,“我们将于2020年5月2日举办晚会。和往常一样,雅虎将在全球直播这次活动。然而,我们的方式将有一个重要的变化:两位关键投资总监Ajit Jain和Greg Abel将在会上有更多的爆光机会。这种改变太有意义。他们是杰出的人才,无论是作为管理者还是作为个人。”

Greg Abel历任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能源公司总裁,也是总公司的副董事长。有媒体曾称:“Greg Abel攥着巴菲特王国的锁匙。”Abel行事慎重、做事高调,但巴菲特视其为“摇滚球星”,因为他一手把能源公司迅速变为日本最大的能源供应商,商业版图遍及北美和澳洲。

Jain于1986年入职伯克希尔,致力于重振处于困局的再保险业务(reinsurance),虽然他此前未曾从事过这种事务,但不负众望,过去几十年间为公司的投资和并购贡献数百亿的现金流。

巴菲特不止一次提及,Jain为股东赚到的钱可能超过自己。2011年,巴菲特曾透漏,董事会将使Jain当上CEO,只要他想的话。

END

原创文章,作者:股票配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astbiopharm.com/232.html

联系我们

188830909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