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沙井电子烟工厂做什么的,深圳赛格电子烟招商,新政下的“深圳雾谷”:电子烟王国

作者 |周大辉

初始第一版|蓝字项目

深圳沙井,一个总面积35.79平方公里,总人口约90万的小镇。至少有四五百个电子烟代工厂聚集,而邻近的松岗和福永同时,全球90%以上的电子烟已经为市场生产。

在这里,被称为世界“雾之谷”,无数零件从流水线上下来,组装成香烟,为全世界的“新烟民”提供支持。

在电子烟鼎盛时期,沙井充满了关于致富的神话。有人从零售做起,改造批发,然后开了自己的代工作坊,两三年价值几千万。部分人观望后选错时机入市,在政策风暴中赔钱。

2021年3月2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草案)》 )”征求意见)”,要求”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按照本条例有关卷烟的规定执行。 “

风又吹了。港美上市的电子烟概念股集体暴跌。 22日晚,被称为“电子烟第一股”的电子烟品牌悦刻(RELX)的母公司五芯科技(RLX.N)立即暴跌14%。 40%,关​​闭 47.84%。

深圳的电子烟市场,很快就成了风暴的中心。游荡在这片红海中的人,正被突如其来的风所驱赶,奔向意想不到的命运。他们在电线上精心制作的东西也会随着政策棒的落下而崩溃。

即使树没有倒下,很多人已经跳下,摘下果实加速,开始逃命。

昨天卖送了2万盒,今天我们下了0个订单

3 月 23 日,即新政出台后的第二天,立即产生了影响。

在深圳沙井的电子烟一街,隐藏在写字楼里的“科技公司”是工厂与销售端的关键纽带。与以往相比,写字楼客流量下降了近80%。

写字楼楼下,老板们聚在一起抽烟,刷手机看新闻,不断更新关于电子烟新政的新闻和解读。

他们都希望新消息会有点积极。有人看了《北京烟草协会:建议电子烟不入烟专卖管理》,全场欢呼。

但是当他们仔细一看,发现新闻中的建议是北京控烟协会,而不是北京烟草协会时,他们又沮丧了。

沙井工业园区。蓝色文字

在这之前的凌晨,这些boss基本都醒了——悬在他们头上的剑掉在了地上,他们需要想办法将损失降到最低。最直接的影响是电子烟的品牌方面。

金胜是电子烟new 品牌的负责人。 3月23日,他卖像往常一样发了20万盒电子烟。在他们的仓库库存中,有超过200万箱的库存,工厂也有定金订单。

新政实施第二天,客户下单数量为0。

摆在我们面前的趋势是越来越卖,卖不动。付清余款让工厂继续生产,或者不押金及时止损,这是他们必须立即做出的决定。

作为供应链的上游,工厂对此也非常警惕。金生设定的电子烟,根据合同,工厂已经生产300万货,余款需要在半个月内付清。但工厂也于3月23日停产,催金生支付余款。

随着新政临近,金盛等越来越多的品牌陷入了两难境地。对于即将到来的监管,从事深圳多年的行业供应商充满了担忧。

在他们看来,一旦按照新规严格执行烟草法规电子烟加盟,许可制度将成定局——电子烟sale将由中烟买进行卖。所有品牌商均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申请烟草专卖license,申请获得批准后方可销售电子烟给中烟。返回后,Zhongyan买将通过自己的5万多渠道缴纳销售税。

这也意味着电子烟厂商将失去独立销售和运营的机会,相应的收入也会受到影响。 “小品牌几乎没有生存空间,没那么容易。”

如果国内监管符合欧美,售前认证严格,税率高,原材料管理好,国内大部分小电子烟企业会直接卡住了。

其实早在2017年10月11日,就已经公布了制定电子烟国家标准的计划。但根据国标委网站的最新数据,该标准至今仍处于“审查”阶段。这段漫长的空白期,正是国内电子烟行业突飞猛进的门槛。

“世界雾谷”的核心,传奇的电子烟一街,是一个在这个空白时期快速成长的产业集群。

深圳沙井,在中新路附近的写字楼里,五年内成长起来的“科技公司”数不胜数。从门外和口号很难看出这些公司和电子烟之。这些公司基本上都专注于电子烟相关配件的生产。

隐蔽的电子烟生产厂分散在以中新路为核心的新新田产业园、立泰高新智能产业园等产业园区。这是国内电子烟产线的主要阵地。

与品牌销售端不同的是,即使监管的脚步临近,园区内依旧充斥着流水线上机器运转的声音,工人们手忙脚乱,加班加点。一家号称“享誉全球的电子烟制造厂家”的企业,因人手不足,竟然在厂外大张了张招聘启事。

电子烟能试验感烟探头吗_深圳赛格电子烟招商_烟辞电子烟沙漠之鹰

xinxintian厂家的招聘启事,通过。蓝色文字

电子烟代工厂,收入远高于其他工厂。一位工人说,虽然他每天要工作十多个小时深圳赛格电子烟招商,但他还有加班费,每月7000多元。 “你可以多赚两三千。”

石岩一家电子烟代工厂门口也在紧急招工。短短十分钟,就有五六个女工过来打听。 工厂recruiters 说:“除了两个工厂深圳,我们还在东莞新建了一个基地,主要是生产雾化器。估计月产能几千万片,但是货源仍然供不应求。”

繁荣的代工factories的背后是他们对海外订单的长期强劲需求。几乎所有对国内供应链的销售都戛然而止:渠道商在等待品牌商就战略达成一致,而品牌商只能观望。展开。 “

其实,在“世界雾谷”沙井的发展史上,出口曾经是支撑这里制造商发展的重要收入来源。如今十年过去了,整个行业的局面已经天翻地覆。不过,随着新政的到来,电子烟又回到了年初的起点。

“看到这么多钱,激动的哭了”

涂闯是国内电子烟行业第一批淘金者之一。他还记得,“年终分红的时候,会议室的圆桌里全是现金。分钱的同事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激动的哭了。”

那是 2007 年,电子烟 仍然是一个全新的类别。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有蓝色的海洋等待被发现。当时,全球第一个电子烟品牌是来自中国的如烟。

如烟创造了奇迹。发明者韩立认为吸烟成因是尼古丁的原因,但危害对人体最大的东西是焦油等燃烧产物。 “如果不直接烧吸入尼古丁,那么吸烟的危害就会大大减少。”于是这个由电池、雾化器和可更换的烟弹组成的尼古丁吸入器就在“health吸烟”的口号下扫到了尼古丁市场。

Ruyan官网picture

作为烟草的高端健康替代品,如烟的价格非常贵,从599元到1.68亿不等。高单价让这家公司在短短7个半月内收回2.30亿元,第一年营业额2亿元,并成功借壳上市。

当屠呦呦闯入一线时,如烟是当之无愧的全行业巅峰,销售额近10亿元,股价一度高达116港元,市值近12亿港元。

爬到最高点的如烟,也开始往那个不可避免的方向下滑。

刷卡最早出现在舆论中。央视曝光如烟戒烟效果造假。打假斗士王海一棍打蛇,抛出如烟七大罪状,随后将如烟告上法庭,控诉:产品本身有害,欺骗消费者。国家烟草专卖局也站出来发声,谴责如烟宣传虚假、违反科学理论,并提出电子烟工业由烟草专卖局控制。

如烟的销量开始暴跌,后起之秀在这一刻争先恐后地追捧昔日的行业巨头。

整个行业都希望下跌。毕竟电子烟全世界的人都有侵犯韩立专利的危险。

国外大型烟草公司希望专利掌握在韩立手中,他们将继续有针对性地采取行动。美国FDA发布禁令,限制美国企业从中国进口电子烟,让国内电子烟品牌迅速崛起。

在国内,深圳宝安和浙江义乌涌现了一大批工厂和作坊,模仿廉价山寨电子烟,以低价蚕食如烟在市场的份额。

早期电子烟小作坊

2013 年,如烟被世界第四大烟草公司帝国烟草以 7500 万美元收购,其中包括电子烟 专利。

在如烟衰亡之后深圳沙井电子烟工厂做什么的,短短三四年时间,深圳沙井就成为了世界电子烟产业基地,为市场生产了全球90%以上的电子烟。

沙井的快速发展直接得益于如烟的消亡——如烟创造了巨大的市场需求。突如其来的崩塌之后,无人听从。国内外订单只能流向各地的小工厂;另一方面,如烟的专利限制了大厂商的竞争,也为中小厂家野蛮提供了机会。

随着行业的快速发展,好消息不断传来。国际市场电子烟放宽深圳沙井电子烟工厂做什么的,大量海外订单涌入,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改变路径,进入电子烟行业。

以前做电脑代工生意的赵文,从按摩椅代工和两个小伙伴一拍即合,转行制作电子烟。当时,赵文以1万元在广交会租了一个展位。没多久,土耳其和以色列的客户来找他,给了他一大笔钱,要文昭增加产能,把产品卖发到国外。

当时没有必要主动寻找销售渠道。创业者需要做的就是建立一条生产线。 深圳拥有完整的电子行业供应链。 2008年前后,深圳将加工、制造、电镀、喷油等污染行业转移到郊区。沙井恰好接手了这些行业。

从附近的公园或华强北购买买spare part,然后在沙井等工业区租一个小作坊,招工人组装。无需花费太多成本即可快速上手。赵文道:“那个时候就搞定了。”

同样在沙井开家的李军,仍然记得鼎盛时期的生意是多么轻松。 “时间和地点都对。做电子烟就像捡钱一样。”客户在线下订单,钱直接进入公司账户。没有人关心生产地点和安全标准等问题。据李军介绍,他打工三个月就赚了50万元。

电子烟能试验感烟探头吗_烟辞电子烟沙漠之鹰_深圳赛格电子烟招商

特别是2013年到2016年,市场的需求量迅速扩大,订单完全来不及消化。 “每天11点开门,10点就有70多人排队。我的货品卖只够30人吃,都是出口。”

当时没有人想到风口会这么快被巨人填满。

赚快钱的赌徒

自如烟倒闭以来,国内的电子烟行业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大品牌了——毕竟这是一个挂在门上的锋利的生意,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挺身而出然后消失。

除少数“赌徒”外,大部分电子烟从业者都自觉控制投资规模,导致国内小作坊式企业存在,产业链联动不紧密。原子化核心、烟油、厂家壳的生产,往往都有自己的主营业务。组装代工厂是一个小作坊,可以随时调整方向。

直到分钱的热闹场面,电子烟工业在大洋彼岸上演,资本顿时热闹起来。

2018年12月,在太平洋东岸的旧金山,成立仅三年的电子烟公司JUUL向1500名员工发放了20亿美元的奖金。改装后,每位员工都拥有一辆限量版法拉利敞篷超级跑车。

富贵神话传回中国,引起焦虑和疯狂。毕竟烟草业自古就有巨额利润,财源广博。 电子烟只是烟草暂时获得天然市场的一种表现。

在利润率的驱动下,不少资本和厂商开始向价值更高的品牌连锁店扩张。换句话说,就是推广国内的市场。从2018年底到2019年初,出现了十多个新兴的电子烟品牌,努力建地,争夺用户。大量品牌的诞生,需要相应的线上线下渠道进行推广和销售。

2020 IECIE电子烟展

扩大规模和投资意味着风险。因为毕竟在这个行业赚钱还是走钢丝的赌博。资本此时正在下注,投入更多的钱让他们赌一把。

悦刻、玉子、来米等巨头持续集资,迅速遏制、竞相抢占市场。在资本的加持下,世界四大烟草巨头也开始调整战略布局。菲利普莫里斯国际推出IQOS系列产品。 日本烟开发了PloomTech,英美烟草和帝国烟草积极开发了电子烟、加热不燃烧和嚼烟的多产品组合。

大品牌改变了行业的游戏规则。闭环高效的自动化生产线,以及不断增加的研发和宣传成本,让小品牌难以抗拒。

小企业没钱,不敢冒险发展自己的品牌。结果,电子烟行业很快开始两极分化。

面对巨兽的围攻,沙井的小商贩试图联合取暖,但都失败了。

康尔科技创始人朱晓春亲身经历了如烟的崩塌、市场的逐渐形成、资本巨头的崛起。十几年间,他十几个人的小工厂,已经变成了一个千人的中型企业。朱晓春还被业界授予“China电子烟Technology R&D and Global市场Development Yuanold”称号,并担任中国电子商会会长。 电子烟行业委员会副主席。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工业委员会是一个曾经承载着深圳沙井电子烟产业集群和规模发展梦想的地方。

从沙井站D出口面对赛格电子市场,街道广告位上可以看到褪色的“欢迎来到电子烟工业委员会”,但广告牌下的玻璃门已经贴上了我封了电子烟加盟,挂了铁锁,人就往空楼去了。

据楼下保安说,电子烟工业委员会就在这里的三楼。大部分时间没有人在里面,只是偶尔在会议期间拍照和点亮灯光。在赛格电子市场招商Unfavorable 之后,这个委员会的灯再也没有亮起来。

行业委员会主导的塑造行业凝聚力的做法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赛格电子城没有过孔。蓝色文字

电子烟业无法形成合力,存在一个致命的困境——由于灰色地带,不确定性太多,很少有公司敢押注电子烟工业。大多数淘金者都是以赚快钱为基础的。进入市场心态,一旦找到更热门的行业,你就会迅速离开。

“电子烟之前,我们需要加半根烟丝。其实我的成本是加热机的成本比较多。后来液化烟弹出来了。好吧,加个评论吧,以及研发投入的成本倒过来了。时代。很快,烟弹开始了各种升级,什么百香果味、桃子味等都在钻研如何减少吸食时喉咙残渣……这些都是不变的投资成本,要求更高,我们的小厂家怎么敢。”厂家阿智最后选择只生产烟油,而且是低端的烟油。另外烟弹可以删掉电子烟代工,烟油可以注入那些用完的烟弹 烟油。他告诉我们这是“可怜的Ghost市场”的一个细分。

同样的情况存在于这个行业的上下游。大部分厂家除了电子烟零配件制作之外还有其他主营业务。零售方面,除专卖店外,大部分店铺只将电子烟当成合作伙伴。

但电子烟行业急需集中资源整合。在电子烟行业垂直媒体工作6年的深圳沉娇认为,深圳是全球近80%的电子烟代工厂集中的地方。最大的问题是缺乏中小企业进入这里的窗口。品牌可以走出去。

除了致命的沙井赛格电子城,华强北还有机会成为一扇窗。

2019年,电子烟热潮在华强北突然暴涨。原来的卖头显、键盘、VR设备的展位,全部换上了色彩缤纷的电子烟。 “电子烟界的iPhone”、“美丽标语”、“重新定义吸烟”……各种宣传标语随处可见,电子烟包装成为潮人必备的单品。

随着华强北电子配件市场的饱和,实体经济受到电商冲击,生意越来越难做。很多摊位经历了餐饮、服装、美容等多方面的改造,电子烟结合了快消品和电子产品的特点,对于摊主来说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深圳赛格电子烟招商_电子烟能试验感烟探头吗_烟辞电子烟沙漠之鹰

从沙井流水线到华强北上线,一批电子烟在深圳市已经完成了从生产到销售的过程。 批发,零售业的繁荣,吸也吸引了更多这个行业的进入者。

Huaqiangbeiyi电子烟汉口,老板在计算器上打了一次性小烟,单价最低,28元。 “如果你一次性能拿到3000块,我就给你这个价格。”老板说他身后的厂家可以直接提供“一站式”服务——从烟油,设计到包装,什么都不用担心,注册一个品牌,工厂喷上品牌,你就可以卖。

最低成本9万元以下,制作周期10天,全新电子烟即可上市。至于产品安全深圳电子烟厂家,在没有监管、没有统一行业标准的电子烟领域,是最不担心的问题。

但华强北的繁荣并没有持续多久。

电子烟出潮,美妆成华强北新热点

在3.15、深圳最简烟令、电子烟在线禁售令的反复轰炸后,华强北的摊主开始动摇了深圳电子烟贴牌,有的采用寄售制度来规避供过于求的风险。 ,还有一些干脆转卖开始“免税”美妆。

线下展位越来越少,受影响最大的是小企业。

在国内市场,大品牌可以砸金店专卖shop搞营销,而小企业只能悄悄下沉市场走,海外市场,面对严格的欧洲标准和美国,小企业品牌只能去东南亚、南美、非洲市场。

在去年疫情的冲击下,面对高昂的物流成本,在国内撤出的中小品牌市场节节已经退到了悬崖边。

不断收紧的政策进一步加剧了这些厂商的焦虑。 “也许你今天投资了几千万,第二天就不用花钱买纸质文件了。”

20倍的税率会压倒电子烟?

华强电子世界,深圳erdian,几年前的热潮已经结束。以前到处都是电子烟摊位,但现在只剩下个位数了。一楼有两家专卖店,二楼有几家卖电子烟数码产品店。

在小伟的店里,主要经营按摩设备、智能音箱、智能手表和扫地机器人,但在他的朋友圈里,电子烟仍然是最受欢迎的。 悦刻、柚子、沉、伟可、小伟代理着很多品牌,除了零售,还和加盟开展业务。

下午电子烟招商的大部分时间,展位前没有生意。小伟说他已经习惯了。他对即将出台的监管新政并不乐观。如果电子烟的税额增加,产品的单价肯定会增加。不难预见深圳赛格电子烟招商,销量和利润都会受到影响。 “你无法隐藏它。”

一楼两个房间电子烟专卖via.蓝字

出口和内销两条路受阻,中小企业没有太多选择。

要么转型为只赚钱的代工厂,要么将重心从传统的市场转移到地下。好的一面是悦刻、柚子等厂家surround实体店打重金开专卖大商圈,而肖作芳则通过微商等渠道悄悄打造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市场。

地下市场意味着它不能被监督。流出这些小作坊的电子烟不仅会造成甲醇等质量问题,还会成为新药泛滥的机会。

王承驰被毒瘾受害者吸“marijuana电子烟”误会。去年9月,他通过微商购买几个分支电子烟,吸完后王诚莫名的欣喜若狂,四肢一软,大脑一片混乱。他的异常反应被父母发现,王成被送到戒毒所。医生从他使用的电子烟 中检测到 5F-AMB-PINACA,一种合成大麻素。

在过去两年中,使用这些物质的年轻人数量不断增加。北京高新排毒医院内科、排毒科主任徐杰表示,2019年至2020年,他接诊相关病例60余起,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在这些案例中,所有患者都是由 Sanwu电子烟 接触的合成大麻素引起的。遇难者年龄基本在20岁左右,其中男性略多,约占60%,女性约占40%。一般家庭条件较好,少数有留学经历。我已经联系电子烟。

被警察查获的大麻电子烟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2018 年的一项调查,美国有近 400 万中学生使用过电子烟吸eater。非法电子烟泛滥的另一面是美国高压监管政策。 FDA 将电子烟 作为烟草产品进行监管,并以高税率对其进行控制。这导致大量电子烟流入黑市,成为地下市场的畅销品。

缺乏监督和过度监督会导致混乱。监管是必要的,但监管的主体和方式在业内仍充满争议。 电子烟的国际监管一般分为三个领域:医药、烟草或消费电子。目前我国最有可能将其作为烟草类进行管理。

新政消息传出后,一些有上市计划的电子烟品牌纷纷宣布IPO调整,一些涉及电子烟业务的科技公司甚至表示正在裁员.

国内品牌担心如果采用专卖系统,现有线下门店模式将被颠覆。像悦刻、鱼子这样投入巨资铺设线下门店的公司,如果要被彻底取缔,所要承受的损失是难以想象的。

另外,高税率必然会影响电子烟的销量。

沉娇算了一笔账,心想,如果提高卷烟税,哪怕只是卷烟税的一半,电子烟的门槛也会被提高到无法企及的地步。比如一包中药,成本3元左右,零售价60-70元,电子烟出厂价10元,按20倍的税率计算,从200,加上流通和运营费用,这个价格只会变高。

这也是现阶段厂商最关心的问题。税率直接决定行业是否有前途。

“你会买60的中华还是300的一次性电子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代工网 » 深圳沙井电子烟工厂做什么的,深圳赛格电子烟招商,新政下的“深圳雾谷”:电子烟王国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电子烟代工

深圳电子烟贴牌深圳电子烟厂家